主页 > 数码虚拟 >人类总是重複错误-幻象下的真.历史 >
人类总是重複错误-幻象下的真.历史
    人类总是重複错误-幻象下的真.历史

    最近的三个事件与形势让许多社会与政府惊愕不已。这三起发生在最近五十年内的重要事件,因为无法预料,而让人无从评断:正当人们期待日本的经济复甦时,中国经济强权却大举入侵;「五月风暴」的年轻人运动;以及盖达组织的出现,接着是前所未有的 2001 年纽约世贸中心恐怖攻击事件。很明显的,这些事件没有什幺好比较的: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它们唯一的共同点是都已经被认定为「无法预料」。因此,把不可比较的拿来做比较,是某种历史实验,正如研究古希腊的学者马歇尔.德蒂安(Marcel Detienne)所建议去做的。

    人类总是重複错误-幻象下的真.历史

    对三个互相没有任何关係的历史状况做如此「违反常理的对照」,其实可以让我们了解到某些本质不同的星云(nébuleuse)—经济的、文化的、政治宗教的—已经可以组成历史的动机,即使当代大国的领袖们并不是这样看。事实上,领袖们对于世界的理解是从某些机构或组织开始的,而这些星云却是建构在所有这些机构或组织的渠道之外。确切地说是因为这些事件按理说没有任何共同点,除了没被人预料到的以外,随着我们「实验」的抽丝剥茧,它们之间被证实存在的相似点,以一种惊人的方式,一一浮现,这是在面对历史时的前几个盲目的论据之一。随着被调整过、被变造过、被加工过,有时甚至变得难以辨认的历史的流逝,我们在一些本质上非常不同的历史环境中,发现了它们。在这些论据当中,至少有二个必须马上说明。

    一方面,我们发现连结在某种「星云」之中的某些角色之间的非官方「关係」,长期以来在某些由有地位、有特权的联盟、机构或组织所组成的「社会」眼中,总是被视而不见。社会对于不符合制式社会形式的一切,都觉得不对。另一方面,这些前所未见的力量浮现之初的做法,和通常在我们看不到异类做法时所表现的做法是不一样的。那幺谁能够评判它们值不值得或有没有能力进入历史呢?

    意料之外:中国商店的经济力

    二十世纪初或甚至之后,有谁能够想像中国经济的飞跃竟是从它的商店或小企业迸发?经济学家兼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Max Weber)不行,就连那些把经济的进步和生产合理化结合起来的人也不行。我援引他的一句话:

    十九世纪末,帝国主义强权一直觊觎「中国市场」,企图瓜分中国,以便在中国建立汉学家伊夫,谢佛利(Yves Chevrier)所谓的「共管式」的统治。

    在 1911 年推翻帝制的中国革命之后,中国变成共和国,中国市场梦消失了很久,更因为 1949 年的共产革命,这个梦甚至可能永远消失了。从这天开始,当人们谈到中国,马上就会联想到它所代表的,与苏联有关的政治风险。1951 年开始的韩战证实了这个想法。假如我们看战后的美国作品—例如权威的汉学家鲍大可(Doak Barnett)的作品—就会发现中国市场的神话消失了。然而,「在这些年期间及其后,」历史学家兼汉学家白吉尔(Marie-Claire Bergère)指出,「沿海城市的织造技术因金属框架工艺的引进而改良,从而带来了进步,然而在它们处于世界相对较落伍的系统方面,却显得是可以被忽略的。」织造之后,是为电子、视听设备,尤其是平板、玩具等等的组装与代工。中国的小玩意马上遍布世界各个阶层,甚至包括送给欧巴马总统表示敬意的儿茶树盒子:薄荷 made in USA,盒子 made in China。从此以后,翻转是很惊人的。1975 年,中国仅佔国际贸易的 0.7%,2007 年,已佔全球出口的 9%,进口的 7%。邓小平的经济改革开放政策佔了很大的因素,但不是唯一。

    如果这个挑战在欧美好像前所未见,那是因为他们的领袖和专家总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中国共产党与台湾的政治关係上,甚至香港的地位上。他们没有衡量这三个主体的华人之间非静态的地下关係的重要性,此外还有散居各地的中国人:印尼、泰国、新加坡等等,约有三千五百万人口。各种经济网路就这样以一种缓慢的任务分担的倾向建立起来;不一定要经过正式协定才能具体化,因为这样的协定可能会更紧绷,尤其是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南韩之间。分工合作避开了西方。

    在这个互补的背景当中,台湾的华人可以获取西方的科技,香港的华人扮演走向外国市场平台的角色,同时也带来他们的金融经验,而中国大陆则提供廉价的劳动力。这个人才荟萃的重要性,在北京政府打造出一些向香港与台湾的华人开放的「经济特区」时,就显现出来了,并且在外国资金大举涌入之前,就已经到位。因此,中国便成为设备组装零件输出国,换取原料,而在西方的「中国市场」梦中,机制已经被翻转了。最初,一个没有中央领航,也没有方向的星云商店,就这样造就了一个不走传统发展路线的突飞猛进,也跌破一些外交家与专家的眼镜。

     

    人类总是重複错误-幻象下的真.历史历史的盲目:我们世界的另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