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洞察 >没有承载思想,商品就不会累积成品牌 >
没有承载思想,商品就不会累积成品牌

    没有承载思想,商品就不会累积成品牌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Paul Smith大概是时尚界中最会使用色彩的品牌。从1976年九平方公尺的空间出发,成为吸引全球目光的经典,融合传统与现代的创意美学,开创与上一个世代的分水岭,掀起一波服饰风潮。

    《风格玩家》主持人孙正华说,Paul Smith最擅长的,就是将鲜豔色彩隐藏在沈稳庄重的颜色里,那样隐含着的小小色彩,就足以勾起新一世代的认同,宣示他们与过去世代的不同。《GQ》总编辑杜祖业坦承,自己就是Paul Smith袜子的忠诚粉丝,内敛低调里隐含了英式幽默。想像一个穿着稳重西装的人坐下来,拉高的裤管露出下面带着五颜六色圆点或条纹的的袜子,玩味性与对比随之出现。

    儘管那些服装设计师的作品都是五彩缤纷的,但他们在公众场合的通常穿着非黑即白。「他们自己的回答是说,因为很努力地工作就没什幺心思在打扮自己上了。这会不会有些难以理解呢?」孙正华问。

    「这样的回答很好啊。」杜祖业答。「我觉得他们是把自己当成容器。」正因为要产出精品,将自身退居至相对基础的状态,以求产出更多的可能性。

    「设计师下一个创造与创意,都是在颠覆他的上一个作品。」「日常经典」创办人黄金桦补充。

    黑是素色,要创造层次与质感是很难的。某些品牌就专于研究黑的层次,比如以刺绣的方式,黑叠上黑,创造有光泽的纹理。运用不一样的质地,创造对细节的坚持,设计师便以微妙的巧思,寻找有着与他同样理念的人,不同的设计变化传播不同的讯息。

    黄金桦说,「就形塑一个国际品牌而言,最重要还在它的识别性。如何创造能被识别的经典,又在其中注入新意。」

    「其实品牌设计有很多层面。」孙正华回应。很多品牌有衣服、有Logo,但识别性还是不大。孙正华认为,核心关键在它的空间与视觉画面。「若你单单只有服装,它对消费者的想像是很薄弱的。」透过品牌书与设计理念,用视觉建构对品牌的想像。

    所有做时尚的人都知道视觉是品牌灵魂的展现,也是消费族群对其认同的关键;再者就是空间,消费者在品牌的实体店面活动,从而产生品牌与受众的实际互动。视觉与空间两者皆在告诉他们:我希望我们的商品由你们来穿搭。Logo、商品、视觉、空间、再来色彩,品牌定位需要将这些元素串在一起策略。

    「Prada就不断的与建筑师合作,以概念店来传递所谓新世代的消费文化。」黄金桦接续补充,「让我连结到刚刚正华说的,时尚终究是一种对理念的认同。」透过店面与当代议题做连结,在存留经典的同时与这个时代不断对话。

    「比起其他国家,台湾更难找到一个具主导性的颜色。」黄金桦坦言。提到希腊,让人想到地中海风情的碧海蓝天。说到土耳其,就是她那代表性十足,混搭些绿色的土耳其绿。台湾的代表性颜色是什幺?黄金桦长期在台湾做过城市观察,发现台湾的城市意象几为招牌决定,建筑物被遮掩在招牌之下。「但我们还是能从招牌来做些基本判断。」黄金桦说,红色与白色的招牌大多跟食物有关、蓝白则几是像水电这种技术性、功能性的店家。这是寻找台湾城市意象的一个可能。

    「像巴黎,我就会想到塞纳河畔杏仁色的墙。」孙正华说。「巴黎有专门的清洁公司,一年到头就在清洁维护塞纳河的景观。你可以看到,刚清洁完与还没清理的墙面,同样是杏仁色,就产生很有趣的颜色层次。这个特别色就构成了我对巴黎的印象。台湾好像就没有这样一个重点维护的点。」

    「那些能与颜色连结的城市或国家,通常是由于历史因素而长时间累积的。」杜祖业回应。文化脉络、史观与自然、气候因素决定了一个国家的传播力。「台湾时尚还没有被好好的经营。」孙正桦分享过去採访新锐设计师的经验,百多位受访者里,多数在三年后品牌都无法存活。「然而我相信台湾绝对是华人区的钻石。」她说。

    台湾的地理位置、多元文化的吸收与融合,加上海岛文化年轻人勇往直前的性格,都是台湾的优势。最近在巴黎男装周大放异彩的江奕勋,其大胆的用色,宣称自己为新的世代,就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杜祖业认为:「新锐设计师将作品投入市场要经过一段漫长的路。江奕勋鲜明的用色与符号对他未来创作商品化一定是很大的推力。」

    孙正华同意:「没有通路,也没有产销能力,唯一能做的只有将代表自己的符号建立起来,大声说出来。」在众星云集的场面脱出,不仅要协调美感、又要被媒体认同、另一方面也不能过于平淡而不被观见,这些都在在考验设计师的天赋。

    「因此在设计这块领域,作怪有他的理由在。」杜祖业说,「一开始这样的手法让你脱颖而出,但这样的怪要沈澱成为个人风格,就需要时间的考验。」

    孙正华认为:「许多人使用个人经验来设计。江就使用台湾本土元素槟榔来创作。的确后面大家还是会看它要如何转化成让消费者买单的实际商品。」

    「槟榔在台湾的使用者习惯相对不好、贩售也与情色相关,普世价值会认为将一个被贴负面标籤的元素放到国际不大好。」杜祖业道,「但我个人认为,年轻人至国外取经,回头汲取台湾在地文化,应该是能更客观的看待这样元素。」

    「本土次文化传播到其他国家,由于没有了背后的阶级关係与文化脉络,是能比较客观的去
    看的。」黄金桦补充。黑人文化就是一个翻转成主流的例子,杜祖业同意:「从街头开始,年轻人以喷漆涂鸦来抒发不满情绪,渐渐形成符号。」当符号够强烈的时候,就成为一种视觉元素,广阔的往各地传播。

    品牌的核心概念在它背后的哲学理念。品牌经营者从中心思想出发,寻觅与之符合的美学概念,当存有这样哲学理念与文化的声音传播出去找到了其支持者,再回馈到品牌经营者身上,就奠基了品牌的价值。没有思考与思想,空谈颜色或符号,不过就是工具,没有美学与意义。将思想放进品牌,以服饰作为载体传递,有认同就有声音,从而汇聚成更庞大的传播力,这就是一个品牌的开始。

    涂东宁

    爱猫和剧场。正在学习质疑,学习思辩,学习如何成为一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